您的位置:

首页> 暴力虐待> 屋村高利贷,迫姦债仔女儿(粤语) Share

屋村高利贷,迫姦债仔女儿(粤语) Share
虽然香港经济好像有些好转,但是还有很多人朝不保夕的两餐都成问题,所以有很多人还去借高利贷,我是做高利贷的收数佬,有时为收数什幺事都会做出来

今天我和我的手下阿D一齐到将军澳厚德村的某单位收数。

我的债仔的名字是吕录,他因一次公伤,借了我公司八仟元,起初他都有按数期偿还给我们,但最近他再没有还钱给我们,如今利叠利之下,现在是欠我们三万八仟元,于是我和手下阿D一齐到吕录的家中收数,我们初时按了几次门钟,但没有人应门,然后拍门,到最后踢门,也没有人应门,本应我想离开。

但手下阿D即时和我说:「我识开锁,等我开门。」

我对手下阿D说:「那你开啦。」

手下阿D迅速开了这一对门之后,屋内见到我的债仔吕录,但眼见他已经病倒,只得半条人命,在内还有两名少女,一个着卡通睡袍的,还有另一个着学校的交通安全队制服的初中生,两人应该是两姊妹的关係。

我起初时没有理会这两名少女,我的目标是债仔吕录:「可以还钱了吧?」

债仔吕录说:「你们这些吸血鬼!我借了你们几仟元,我都还了万多元了,现在你还要我还钱给你们?没有啊!」

我听了之后,二话不说,然后一脚「砰」的一声,一脚便踢重了他的心口,他倒地后,我和手下阿D拳如雨下般毒打他。

那个着卡通睡袍的少女说:「不要再打我爸爸了,等我一会我拿钱给你。」


那时候她竟拿了几佰蚊给我,我即时对着家姐说:「死靓妹,妳爸爸现在久我们几万元,妳却给我几佰元,妳玩我吗?」

那个着卡通睡袍的少女说:「我们只得这幺多啊。」

我听了之后,我们继续毒打债仔吕录,迫他还钱。

债仔吕录说:「我们连饭也没得吃,真的是无钱呀!」

接着我叫手下阿D停手,我停了一停想了一想,当时我眉头一紧,计上心头,「不是吧?今日又收不到钱,没理由就这样的走。」

我看见债仔吕录真是没有钱,这两名少女看来也没有钱给我,我再望一望两位姊妹都标緻可人。

着了便服的少女是姊姊,五呎六吋,她有一把乌黑黑的长髮女孩,样貌生得娇俏可人,还带着一副长方形的黑色胶框眼镜,增加了一份书卷味,她着了一件连身的卡通睡袍,散发着浓厚邻家少女般。以睡袍内的内衣裤若引若见,看见她楚楚可怜般,反而紧加会今我培添兴奋。

穿着学校的交通安全队制服的初中生,五呎二吋,身形较为矮小,个子不高,她有一把捲曲浓密的长髮女孩,样子清秀,瓜子口面,她眼睛很大,是亮晶晶的,形像很乖乖女,样子非常之天真可爱,还有她充满一份稚气,看似是大约中二、三的女学生。

突然之间我脑海有一个主意,今天收不到钱,再望她们两姊妹都好正,不如就地强姦两姊妹当一笔利息吧。

当我定神去想之际,那个交通安全队制服的初中生突然大叫起来:「救命呀,救命呀。」

我即时一巴掌把落交通安全队制服的初中生,令她静下来。

我大声对手下阿D说:「把绳拿出来,绑着她们。canovel.com同时用毛巾塞着她的口,免得她再出声;还有取出她们的身份证。」

当我看见她们两姊妹的身份证,姊姊的名字是吕慧姗,现年是十七岁。妹妹的名字吕慧仪,现年是十四岁。

我对着姊姊吕慧姗说:「你妹妹乱叫着,现在我钱又收不到,即係玩我啦!不是不给你机会补偿,那幺妳和我上床吧?否则一是打死妳爸爸,一是强姦妳妹妹,妳自己想想吧!」

她们太惊了,可能影响了她们的思路,那位姊姊心情很乱的,哭哭啼啼坦白地讲:「呜…呜…呜,我求你地放过我们,我们两姊妹没试过拍拖,没做过这些事啊。」

好片共享:18岁女学生做爱怕丑自拍 | 趁大奶妹睡得正熟, 慢慢地「炮制」她! | 喝下特制橙汁的女生们 | 影片由飞机AV(dfjav.com)提供

即是她们两姊妹还是处女。